天津两幼童坠亡惨剧最受争议焦点为家长应否入刑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03-09 11:12:56

【舆情综述】

 

  227日,天津一商场发生因家长过失导致两名幼童坠亡事件,迅速在网络上引发极大反响。随后,公众围绕家长和商场“应不应该负责任、谁应负主要责任、怎样负责任”等话题展开激烈讨论,尤其是涉事家长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引发舆论“打架”。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通过对此次事件进行舆论观察,梳理公众对于儿童安全保护归责问题的看法,以期对政法机关了解民意有所助益。

 

【舆情事件】

 

  2272236分,据《法制晚报》报道,当日21时左右,在天津大悦城南开店4楼中庭,一位家长手里抱着两个2-3岁的孩子靠近中间玻璃围栏天井处,一时没抱住孩子,两个孩子全部掉到商场负一层,当场死亡。

  228027分,天津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天津”发布情况通报称,经初步调查,系两名儿童从商场四楼坠落至负一层死亡。事发时两名儿童(系兄妹)有家长陪同,具体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中。警方提醒,家长带儿童外出时,特别是在高空等危险区域,要随时注意孩子安全。

  此消息一出迅速引发舆论高度关注,部分媒体对更多细节予以披露。《新京报》报道称,事发时父亲抱两个孩子看夜景,“期间,两个孩子发生争执并打闹,随后,其中一个孩子不幸坠落,父亲去拉拽时,怀里另一个孩子也不幸坠楼”。另据北方网报道,涉事商场护栏高度大约1.3米,高于国家相关标准,这也就意味着商场对此是没有责任的。

  事件细节的进一步明晰也引发了舆论对“谁应为孩子之死负责”的大讨论,指责家长和商场的皆有,而对家长的责备成为主要声音,网民“@萨庄德”引用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名言评论称“一想到父母这种职业不需要任何考试就能上岗,我就觉得相当的恐怖”,获得近3000次转发。2810时,“微博女王”姚晨对此事发声,认为事件惨烈,已悲痛欲绝的家长实在不该再承受过多苛责。同时,她提醒有孩子的家长在公众场所一定要提高安全防范意识,还建议带中庭设计的商场或酒店是否能提前防范这类安全隐患?该微博的转评量6小时内突破4万,网民对此说法褒贬不一。

  家长和商场如何承担责任,持续成为舆论激辩的核心问题。据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统计发现,在微博舆论场中,家长对于儿童的监护责任更受到关注,约有56.2%的网民对此进行探讨,有31.4%的网民关注商场在惨剧中应担负的责任。

  32日,13名全国政协委员提交了《关于未成年人监护失职(疏忽)行为“入刑”的建议》,呼吁追究失职监护人的责任,认为现行法律对这些“马大哈”父母的失职显得束手无策。“两会”代表的提案再度催高这起舆情事件的热度,如何为儿童保护筑牢“安全网”持续引发舆论反思。

  33日,涉事父母通过代理律师发布声明称,针对“死者家属向商场索赔180万”等网络传闻,目前,家属尚未与任何方面沟通善后、赔偿、补偿事宜,网络上流传诸多版本赔偿结果皆无事实依据。

  截至3812时,百度搜索相关新闻达1620篇,相关微博讨论14万余条,新浪微博话题“#天津商场儿童坠亡#”阅读量达105万,微信文章多达3315篇,目前舆情趋于平稳。

 

【舆论观察】

 

  此事发生后,多数网民的第一反应是斥责“如此大意”的家长,但很快就有网民从法律层面探讨家长责任,认为家长应负有法律责任甚至“入刑”,不过更多网民建议谨慎使用“刑罚”手段。此外,虽然媒体报道商场的围栏高度达标,但部分网民还认为商场需要做的更多。总体来看,家长VS商场、担责VS无罪,都令舆论场呈现出观点两分的观感。

 

舆论观点倾向分析图

 

家长应承担法律责任甚至“入刑”

 

  央广网援引律师王优银的观点,认为家长是否有刑事责任要根据具体的情况来分析,目前来看,第二个孩子的死亡中家长要负担刑事责任的可能比较大。媒体人“@王志安”也发微博认同此观点,称“家长本身也是受害者,但依然应该承担因为疏忽导致孩子死亡的法律责任。孩子不是家长的,其生命权受到法律无差别保护。试想,如果摔死孩子的是保姆,是否该承担刑责呢?”《法制日报》评论则进一步指出,在现代社会,父母与子女的法律人格是互相独立的,精神惩罚、道德谴责及受害人身份不能轻易成为减免法律责任的理由。因此,条件成熟时,有必要探索追究“马大哈”父母监护失职的民事责任乃至刑事责任。

 

厘清责任程度是问题关键

 

  《南方日报》评论称,监护失职行为到底入不入刑,不仅存在道德冲突,还有一系列技术矛盾,比如怎样界定疏忽失职行为。把“入刑”的问题摆在台面上,能让大家深入认识到其中的争议:过失还是故意,这是讨论一起事故必须厘清的逻辑起点。《新京报》认为,民事上的“过错”和刑事的“过失犯罪”不是一个概念。在监护人没完全尽到监护责任的问题上,未必需要对这种过错上升到刑事处罚的高度。腾讯“今日话题”援引美国国家儿童安全宣传小组的统计数据:60%的事件中,相关部门认为家长的疏忽非常大,后果严重,必须积极用重罪来起诉。而在大约40%的这类事件中,孩子的死亡被认定是可怕的事故,不予起诉。

 

刑罚是解决问题的次优选择

 

  在舆论场中,还有相当一部分观点认为刑罚手段并非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选择,如《新快报》评论表示,“刑罚向来都是最后的手段,在调节秩序上用以‘兜底’。监护人失职与儿童意外伤害之间有必然性,更多的还是偶然性,单纯以结果来追究责任而以行为来实施惩戒,很难让监护人在儿童成长的过程中,始终尽职监护”。腾讯网也援引律师刘锦辉的观点称,刑法不是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的手段,也不是任何损害都能得到法律的救济。“泛法律主义”可能也是对法治精神的悖反。浙江在线评论员更是打出“温情牌”指出,“再冷冰的法律文本,都基于人性的温暖而制订的”。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7年第8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王灿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我国发布首个 ...
 网曝疑似京东1...
 铁路公安重击 ...
 你不知道的信 ...
 网购遇退货骗 ...
 留神网购新骗 ...
 电梯32层突然 ...
 13岁女孩因父 ...
 救护车途中没 ...
 免费听讲座还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