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规范醉驾量刑 舆论聚焦三大争议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05-25 14:07:04

 

【舆情综述】

5月12日,据《新京报》报道,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制定《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以下简称《意见》),决定自5月1日起,在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对危险驾驶等8个罪名进行量刑规范改革试点。关于醉驾量刑,该《意见》明确指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根据规定,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各高级人民法院在辖区内指定1-2个中级法院、2-4个基层法院开展试点。试点工作从今年5月至10月,为期半年。根据试点情况,将适时在全国法院推行。截至5月24日12时,相关新闻报道987篇、微博信息2407条、微信文章884篇。

 

 

【舆论观察】

该《意见》一经发布,立即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媒体、专家学者、法律界人士对该《意见》进行了广泛探讨。综合来看,舆论主要围绕以下三点进行讨论:

 

1. “醉驾入刑松动”VS“惩戒尺度上的微调” 

反方:《新京报》报道中,率先将《意见》解读为“在醉驾一律入刑上有所‘松动’”。对此,财经网提出“应该维持‘醉驾一律入刑’的规定,至少现阶段还不宜松动”;北方网评论也认为“如果降低‘醉驾一律入刑’的标准,可能会造成更多侥幸者的出现,势必会对公共交通安全构成威胁”;光明网持相似观点,认为“为保护不特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避免悲剧,就得对醉酒驾驶一票否决。就得让醉驾入刑成为不打折扣的高压线”。

正方:对于一些媒体的担忧和质疑,多个媒体和专家及时纠偏,纷纷论证醉酒驾驶犯罪情节轻微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的合理性、必要性。5月16日,《法制日报》指出,“把‘醉驾不再一律入刑’理解为醉驾入刑‘松动’,或担心由此削弱法律法规对酒驾行为的震慑力是一种‘误读’”。

支持《意见》的声音主要从两方面进行阐释,一方面是海峡法治在线等媒体结合醉驾入刑后的实践,总结出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各地出现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但判罚不合理”的案例,说明此次最高法对醉驾量刑的规范具有合理性。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副教授蔡英也表示,“六年来,实践当中出现的一些案件,对过去的司法工作进行了一个间接的反馈和检验。实际上表明,醉驾一律定罪入刑这种做法和理解肯定是片面的,是不正确的,也是非常机械的”。

另一方面,部分媒体和专家从法理上进行论证,指出新规于法有据。5月21日,《法制日报》刊文《三地法官解读最高法量刑指导意见厘清误区醉驾入刑根本不存在松绑之说》,指出醉驾本来就不必然入刑。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提出,最高法这次出台的指导意见是对既有法律规定的重申,也可以被看做是对“醉驾一律入刑”这样的认知和做法进行纠偏。上海市松江区法院刑一庭副庭长张华解释道:“醉驾本身是轻微犯罪,如果真的存在情节轻微或显著轻微的情况,检察院可以不起诉,公安机关可以撤销案件,这样就不会进入审判环节”。

 

2. “越权解释”VS“司法解释”

反方:对于《意见》的法律效力,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指出,“该《意见》已经僭越了立法所规定的范畴,最高法不应该越权,现在是在创制法律了,应把刑法的醉酒驾驶入刑这个条款进行修正和调整”。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也表示,最高法实际上以量刑指导的方式,修改了刑罚处罚,以司法的方式弱化了《刑法》的规定,“程序上,司法不能僭越法律”。

正方: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赵运锋则持不同的看法,其表示“《意见》不是越权解释,只是刑法总则条文的重申”。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宗玉也认为,“指导意见”就可以看作“司法解释”,各级法院需要照章执行。

 

3.“选择性司法”VS“严格司法化解司法寻租” 

反方:中国经济网评论称,“谈到醉驾的实际执行,背后有很多博弈,老百姓并不知道,博弈变成了有关部门夹带私货、权力寻租,还是很厉害的”。澎湃新闻网也指出,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正方:《法制日报》针对选择性司法的担忧,回应道“同案不同判问题,法官们会定期进行交流,检察院也会进行有效监督,保护裁判尺度相对统一”。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赵运锋也认为,“此番引发争议的量刑指导意见不会导致选择性司法,只会推进司法实践的规范。至于理论界担忧的选择性司法,实质是规范文本适用操作性问题,只要最高法能及时明确和细化醉驾入刑的情节要素,且司法主体严格司法,就可以较好解决司法寻租问题”。

 

【舆情点评】

《意见》之所以成为舆论热议焦点,从宏观背景来看,主要是因为交通安全与公众生活息息相关,醉驾危害较大,不断出现的惨剧使人们对醉驾产生痛恨情绪,以及对自身安全的强烈担忧。而从该《意见》本身而言,此前的规定运行较为平稳,社会的接受程度较高,加之,在“一律入刑”的严苛环境下,“醉驾”陋习得到有力的改善,多年来对醉驾从严执法已然成为公众共识。当前,《意见》作出“情节显著轻微者不予定罪”的调整,尽管法律可以因之而更科学严谨,但在公众看来,其对于醉驾等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的威慑力可能降低。此外,《意见》中对“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标准、尺度、界限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这增加了公众对司法不公的担忧。

虽然《意见》仍处于试点阶段,且大量的专家和媒体对一些误读作出专业、权威的纠偏,但公众的质疑声音仍较多,因此建议有关部门:

 

1. 细化标准 重申法律刚性

舆论普遍担忧的选择性司法问题,实质是规范文本适用操作性问题。最高法需及时听取和吸纳舆论的建议,对醉驾入刑具体执法与量刑标准更加精准细化,特别是对自由裁量权的弹性空间要有制度制衡,以遏止可能产生的权力寻租等腐败问题。正如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所言,“如何来认定情节是否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呢?这就需要拿出一个标准来。否则容易出现司法不公,破坏司法公正的情况,这是人们所担忧的,同时也是考验司法者智慧的地方”。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刑二庭法官崔光同提议,“为了便于具体司法操作,最高法可以出台全国统一适用的司法解释,明确什么情况下是情节轻微或显著轻微,或者公布相应的指导性案例进行类案指导。各高级人民法院也可以根据本辖区实际情况,出台省级指导文件和编写相关案例进行指导”。

 

2. 严格司法 提升公信力 

醉驾量刑是由法院根据案情及自身的自由裁量权作出,这种弹性在实践中极易招致舆论质疑处罚不公,再加上本事件前期积累的较高关注度,执法人员一旦出现执法、司法不规范的现象就会再次成为舆论众矢之的。因此,建议相关部门严格司法,尤其是对于近期出现的醉酒驾驶案例,要综合考虑当事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从每一起个案开始,努力让公众看到司法公正。

 

3. 实时互动 消解公众疑问 

规范量刑、科学量刑是法治的进步,面对质疑,法院需做好解释和沟通工作,及时化解公众的担忧。目前,已有大量的专家学者和媒体进行了正面引导,但网民质疑声音仍存,在后续的试点过程中,有关部门需进一步细化解释,运用实际案例使复杂法律条文变得简单明了,增强公众的法律意识。同时,根据试点情况,法院需定期组织发布典型案例和法律知识,实现实时互动。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7年第18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罗佳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中国警察公益 ...
 世界舞台上的 ...
 江苏省无锡市 ...
 江苏高院公益 ...
 我国发布首个 ...
 网曝疑似京东1...
 铁路公安重击 ...
 你不知道的信 ...
 网购遇退货骗 ...
 留神网购新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