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视角解读“彭宇案”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06-29 11:47:00

 

近日,“河南驻马店女子遭二次碾压身亡”事件,再度在舆论场上掀起了对“见死不救”“扶不扶”等旧话题的讨论。这期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微博长文《十年前彭宇案的真相是什么》,在谈及该事件时再次提及当年“彭宇案”的一些细节,呼吁“彭宇案不能再成为我们逃避的借口”,官方的这一表态让彭宇案再度回归舆论视野。

2006年11月,江苏南京老人徐寿兰在公交站台赶车时被撞倒摔成骨折,徐寿兰指认撞人者是刚下车的小伙彭宇,彭宇予以否认,徐寿兰遂将彭宇告上法庭。2007年9月,一审法官凭借自己的日常“经验法则”做出不利于被告的推理,彭宇败诉。随后,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达成了和解协议,案件以和解撤诉结案。而6年后,彭宇亲口承认,在这起案件中,他确实与老人发生了碰撞。那么,正如媒体所称,“一个案例怎么能有如此强大的穿透力,历久弥新?”

 

舆论视角:社会道德滑坡的“标志性”事件

“彭宇案”历经十年仍被频繁提起,与南京市鼓楼区法院那份“出名”的判决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在案件中,原被告是否相撞、赔偿损失数额等问题是本案的核心争议点。而在当班处理该事故的民警原始证据丢失、无直接证据证明原告受伤确因被告相撞导致的情形下,一审法官依然根据日常“经验法则”认定“原告系与被告相撞后受伤”,这一结论立即引来舆论“炮轰”。法官判词中“如果被告是见义勇为做好事,那么更符合实际的做法应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仅仅是好心相扶”的表述,一度被舆论认为暗含了“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扶”之意,这显然与中国普通民众一直信奉的见义勇为、互帮互助等主流价值观相悖离,也构成了民众对判决结果广泛质疑的心理基础。原被告双方提出上诉后,南京中院通过调取视频,已经可以证明彭宇就是撞伤原告方的致害人,但却在二审开庭前主持双方达成庭前和解协议,并对协议中“双方均不得在媒体上就本案发表相关言论”的保密条款予以“默许”,从而使案件真相扑朔迷离长达数年之久。

司法实践中,运用“经验法则”对案件作出判决并不鲜见,但法官依据自身的日常经验而非客观事实进行案件判决推理,其结果必然是存疑的、经不起推敲的,这为一审判决结果出炉后瞬时引爆舆情埋下了“地雷”。而对于二审法院来说,在获取有力证据后,本可以通过司法救济机制及时纠偏、还原真相,却在二审判决之前无端“叫停”,以一种“息事宁人”的调解方式回避了舆论对司法补救的强烈期待。也就是说,在这起纠葛着法律、道德、情理的案件中,司法的介入并没有起到定纷止争、明辨是非、弘扬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风向标作用,相反却成为了“做好事未必有好报”的注解,甚至还被冠以了“社会道德滑坡的标志性事件”的标签。

 

传播视角:网络记忆与思维定式难破除

公众对新闻事件的关注具有“喜新厌旧”的特点。当时的新闻热点讨论得再激烈,一旦新的热点事件出现,便很快会被淹没和掩盖。但需注意的是,因舆情处置不彻底而留下的“后遗症”是很难根除的。公众的“遗忘”只是一种假象,一旦有新的诱因或关联性事件发生,极有可能旧事重提,进而再度汇聚成汹涌的网络舆论浪潮。这里的“关联性诱因”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相似性舆情再度出现。从2011年的“小悦悦事件”,到2015年“安徽女大学生扶老人被讹事件”,再到今年6月的“河南驻马店女子遭二次碾压事件”,每每出现此类因“扶不扶”问题引发争议的舆情事件,“彭宇案”就会被拿来评论、比较,成为公众某种负面情绪的喷发口。二是旧舆情事件出现新进展,比如此次最高法对“彭宇案”真相的解读。这说明,归于沉寂的网络热点舆情事件并不会完全从公众的脑海中消失,旧闻在新信息刺激下,同样具有极大的传播力。

尽管已过十年,但“彭宇案”在公众的记忆中并未抹去,反倒随着之后类似事件的屡次发生而被不断加深印象。分析原因发现,一方面是旧舆情的处置并不彻底,后患未消;另一方面,“彭宇案”已不再是网民单个个体在社交平台上的情感宣泄,而是已经内化为网络社群成员的共享记忆,在特定社会群体内形成了一种普遍共识。一旦集体记忆形成,与之不同的声音就会很难介入。这也是时至今日,人们只要一提到“彭宇案”就会不自觉的将其与“道德滑坡、世风日下”等词汇相联系的重要原因。

除了网络记忆留给公众的印象难以改变外,公众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式对于案件传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在舆论场中,公众思维定式的消极意义在于,一旦遇到相关问题,公众便会以惯常的思考方式去做判断和衡量。但如果公众这种思考未能指向真相,正义就可能渐行渐远。因此,如果不愿看到真相被扭曲、正义被倒置,政法机关必须对以上两种舆论心态保持警醒。一方面,要以更高标准要求自己,以严格的执法、公正的司法赢得舆论信任与支持;另一方面,在面对舆论质疑时要真诚面对,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用公开公正的程序打破公众不信任的藩篱。

 

法院视角:实体审判失守舆论引导任重道远

从2012年南京政法委书记接受专访、揭露“彭宇案”真相,到2014年最高法公布天津许云鹤案、浙江金华吴俊东案等各地类似“彭宇案”的典型案例;从各地不断出台地方性法规完善对救助者的奖励与保护,再到近日通过的《民法总则》对见义勇为者的免责规定,国家分别从立法、司法、释法等不同层面作出探索,但仍然无法完全消弭“彭宇案”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此次最高人民法院发文,以河南驻马店女子遭二次碾压为切入点再提“彭宇案”细节,从法律规则、客观真实等方面意图证明“当年的法院判决并没有错”,然而公众对这份迟来的真相却并不买账。舆论认为,官方只揪住客观原因不放,却对法官判词中的错误逻辑视而不见,是在“避轻就重、推卸责任”,并质问“既然早就有真相,为什么要等10年”?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7年第22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王媛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中国警察公益 ...
 世界舞台上的 ...
 江苏省无锡市 ...
 江苏高院公益 ...
 我国发布首个 ...
 网曝疑似京东1...
 铁路公安重击 ...
 你不知道的信 ...
 网购遇退货骗 ...
 留神网购新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