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Phone创始人之死掀舆论风暴 三大法律问题待解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09-15 14:36:10

 

【舆情综述】

 

近日,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跳楼自杀的消息引发舆论热议。9月6日,苏享茂在Google+发布网帖,称在世纪佳缘网站结识翟某某,双方于今年6月7日领证,7月18日办理离婚手续,离婚后翟某某向他索要1000万人民币和一套房产。由于自己无力支付又走投无路,将选择轻生。苏享茂还提到翟某某通过两点威胁自己:一是其有漏税行为,二是WePhone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翟某某还提到自己的舅舅在公安局工作,以此逼迫苏享茂支付钱款。7日凌晨,名为“实话110010”的账号在百度贴吧发布“相亲渣男苏享茂”的帖子,称苏为“骗子渣男”,患有重度乙肝,长期在世纪佳缘等平台与女孩相亲骗色。

9日,苏享茂的哥哥在微博发声,证实苏享茂于7日凌晨四点左右在住所处跳楼自杀,同时提到翟某某在世纪佳缘网站隐瞒婚史。据警方透露,苏享茂确实属于跳楼自杀。经家属报案,警方正在调查。

10日,世纪佳缘通过官方微博发声明称,苏享茂及翟某某确系世纪佳缘实名认证会员,世纪佳缘会密切关注事态进展,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11日,新浪微博用户“@DevLink”公开苏享茂亲友的声明称,翟某某在和苏享茂结婚之前至少结过两次婚(未必领证),每次婚姻维持时间不超过三个月。女方所提供的工作单位证实无此人,故初步判断此为一长期盘踞于世纪佳缘的团伙作案。当日,《南方都市报》联系到世纪佳缘公关部工作人员,其称平台搜集的资料是不完善的,网站认为女方主观无欺骗之意。

12日,事件发生反转,据红星新闻报道称,翟某某的研究生同学和她第一段婚姻的知情人士表示翟某某在校期间学习成绩优秀,家境优渥,因长相姣好,身边不乏追求者。报道还称,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翟某某后面或许并没有什么团伙。翟某某的舅舅刘克俭也于当日通过《北京青年报》发布声明称,翟某某确系其外甥女,但鲜少往来,更未见过苏享茂。而自己是公安院校科研人员,并非网上报道的所谓公安机关“高官”。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回应称,刘克俭是该校任职教师,且并未参与到此事当中。苏享茂的母亲首次发声称,目前已经聘请了律师,未来将由律师发布对外消息。

13日,舆情持续高热,焦点转向“婚恋网站乱象”。中国经济网等媒体报道称,世纪佳缘网站信息核实不严格,有多个会员ID 同用一张图片的情况。还有会员表示,曾遭遇专门的行骗集团,行骗者个个接受恋爱培训,设计剧本,就等人上钩。截至9月13日12时,相关新闻报道累计7129篇,微博信息95050条,微信文章约1000篇。新浪微博话题“#WePhone公司创始人自杀#”阅读量达521.6万次。

 

【舆论观察】

 

此事发生后引发各大媒体、律师群体以及网民的热议。舆论场中,约四成声音对翟某某“骗婚”行为表示愤慨,呼吁相关部门严惩;三成舆论关注婚恋网站是否尽到应尽义务;另有两成网民认为苏享茂因违法经营才会被抓住把柄;一成网民表示将持续关注调查结果。梳理事件的发酵过程和多方观点发现,舆论从浅层质疑向深层反思过渡,三大问题仍待相关部门释疑化解。

 

1. 浅层质疑:翟某某行为是否违法? 

在此事中,苏享茂自杀是因受到前妻翟某某的威胁,舆论在初期集体讨伐翟某某,聚焦其是否涉嫌敲诈勒索及骗婚等违法犯罪行为。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表示,此事背后,更多的看起来像是以婚姻为形式掩盖,寻找猎物、发现问题,并实施敲诈勒索。凤凰评论认为,翟某某故意隐瞒婚史,杀鸡取卵般地榨取死者财产,并且在离婚之后依然要挟死者1000万元的赔偿,这显然不同于普通离婚案件。对于这些“犯罪线索”,警方应该调查翟某某是否构成结婚诈骗以及敲诈勒索罪?《新京报》评论则认为,将翟某某的行为定性为敲诈勒索犯罪为时尚早,除非其捏造事实进行诬告,否则举报苏享茂偷税、非法经营乃其法律权利。如果翟某某系合法举报,那么就很难说她是“以未来的不法侵害相要挟”。

 

2. 中层追问:WePhone经营是否违法?

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酵,相关细节也引起更多关注,舆论开始讨论WePhone究竟是何物?其运营是否真的违法?和讯网分析认为,WePhone的盈利模式在于其提供了廉价IP电话服务。这种服务属于电信运营范畴,且WePhone没有得到国家运营许可。WePhone从事网络通话业务违背了行政法规规定,且因此盈利,确属于“非法经营”行为。中国商务新闻网认为,WePhone在国内既没有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更没有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确实属于灰色地带。

另有舆论观点认为,即使苏享茂经营中存在违法成分,法律会通过正当程序进行约束,但绝不至于付出生命的代价。微信公号“长安剑”评论称,男方的APP即便真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应负何种法律责任,自有法律规定和正当程序的约束。面对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法律尚且尊重其人权,保障其权利,更何况一个有着千万用户的APP开发者呢?

 

3. 深层反思:婚恋网站是否应担责?

随着媒体关注度的不断提高以及死者家属的持续发声,一个似乎与婚骗有关的骗局逐渐浮出水面。事实真相如何,仍需相关部门的调查,但更多的舆论开始关注到近年来层出不穷的以婚恋网站为载体的骗局。

大部分舆论声音认为,世纪佳缘作为信息审核方难辞其咎。《钱江晚报》评论称,苏享茂之于世纪佳缘,正如魏则西之于百度、李文星之于boss直聘,反映出的都是网络中介服务平台信息不完全、不真实的问题,正是其平台上提供的虚假信息,让苏享茂这样的用户无法做出正确的判定。《新京报》文章提到,据调查在苏享茂之前,曾有用户因在世纪佳缘上相亲而遭遇诈骗,甚至有用户被骗入传销组织。澎湃新闻评论指出,网站方面宣称双方完成了“实名认证”,却连婚史等最基本的信息都未能予以核实,实在令人怀疑存在于该网站上的万千会员身份含有多少水分。在这种情况下,世纪佳缘等网站是否只顾着飞速拓展业务、聚集注册用户,而将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弃之不顾?

也有观点从不同维度分析婚恋网站是否需担责。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律师蓝天彬表示,因为世纪佳缘是根据双方提交的资料认证,女方未披露个人婚史,从司法实践来看仍旧难以认定世纪佳缘的责任,该网主要是一种发布信息平台的作用,并不一定保证真实信息。但作为第三方网站,应履行必要的审核义务。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认为,如果世纪佳缘对入驻平台的用户提交的信息尽到了法定和约定的审查义务、对相关用户提供的举报信息尽到了检查、协调义务,对死者前妻是不是“职业诈骗”事实不明知、不应知,该无需承担法律责任。法制网评论也持相似观点,认为从直接法律责任的角度,不宜过分放大网站的责任。但从职业伦理角度,婚介平台若是提供了不真实信息显然难脱其责。从社会责任角度,因怠于核实会员信息,婚恋网站已然成为违法犯罪的温床。

此外,还有舆论对层出不穷的“婚恋网站乱象”提出建议,如长江网评论称,婚恋网站乱象要根治,实名制是最基础的工作。婚恋网站在保护用户隐私的前提下可以采用现场拍照方式保证真人,跟警方和民政局合作,核查征婚人的诚信和婚姻状况等。

 

【舆情点评】

该事件在发生之初并未引起较大的舆论反响,仅在IT圈引发讨论,但随着家属的发声和涉及婚恋网站诈骗等敏感信息的曝出,舆情持续高热,且舆论思考不断深入。这已不单单是一起天才程序员的自杀事件,更是互联网时代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悲剧,和魏则西事件、李文星事件一样,互联网平台再次成为众矢之的。虽然世纪佳缘已经回应配合调查,但冰冷的文字难以平息不断火热的舆论质疑。网民期待调查翟某某的同时,对规范婚恋网站平台的呼声也日渐高涨。目前,官方还未给出正面回应。但在警方调查过程中,舆论的三方面疑问将伴随而行,做好针对性回应和释疑,阐明调查结果的法律依据,将有助于舆情平息。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7年第33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赵思宇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朱日和阅兵MV ...
 中国警察公益 ...
 世界舞台上的 ...
 江苏省无锡市 ...
 江苏高院公益 ...
 我国发布首个 ...
 网曝疑似京东1...
 铁路公安重击 ...
 你不知道的信 ...
 网购遇退货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