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察法(草案)》征求意见 五大话题引热议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11-16 10:56:20

    编者按:1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以下简称《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首次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草案作为监察体制改革成果的法律固化,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因此甫一面世就受到了社会的高度瞩目,被舆论普遍认为“是我国反腐败理念和思路的全面提升,代表着我国在反腐检查与决定权力的全面制度化”。不过,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体制改革的法律载体,《监察法(草案)》中的部分条款和规定也引发舆论热议。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通过图谱形式呈现草案内容,归纳舆论热议的焦点话题,分析舆论观点,为相关部门提供参考。

    

    图1:《监察法(草案)》主要内容盘点

    

    【舆论观察】

    

    舆论普遍认为,《监察法》作为国家权力架构顶层设计的法治成果,将为我国形成“一府一委两院”的新国家机构体系提供法律支撑,有助于进一步实现反腐败制度化、法治化,有助于推进实现全面依法治国、建设法治政府。对此,国内舆论反映较为积极,多数公众对该法的出台寄予厚望。截至111512时,共有32259篇信息,其中新闻报道为2974篇,微博相关讨论达16117次,微信文章达3138篇。

    自《监察法(草案)》发布以来,媒体报道、媒体评论和专家解读是传播的三方主要力量。主流舆论除了盘点法律条款看点、披露立法经历,还从政治体制改革重大探索、科学立法的样板工程、反腐败的法制保障等不同视角对草案进行解读,并提供了许多建设性意见。其中,“留置取代‘双规’”“反腐全覆盖”“监察官制度”等话题受到了舆论较多关注。

    不过,《监察法(草案)》作为一部全新的制度设计性法案,也伴随着部分争议。下文通过梳理热度较高的话题,总结出了争议声音较为集中的五大话题,根据关注程度由高到低排列,舆论争议焦点依次为立法依据问题、接受监督问题、律师介入问题、留置条件问题及工作衔接问题。

    

    图2:舆论关注情况分布

    

    ■话题一:立法依据问题

    《监察法(草案)》的立法依据最受舆论关注,多数专家学者均提到了立法需要修改宪法的问题。如北京大学法学教授陈光中认为,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监察立法也必须写明根据宪法制定。因此,必须先修改《宪法》,再根据《宪法》制定《监察法》,如此才能根本解决合宪性问题。北京大学法学教授沈岿也认为,《监察法(草案)》关于监察机关设置的条款,具有重大的宪法意义,应该在现行宪法中加以明确规定。部分舆论声音甚至直接指责草案合宪性基础存在问题,如北京大学法学教授陈瑞华、云南恩龙律所主任许思龙认为,未修改宪法就改变政体有违宪之嫌。自媒体平台对此话题关注度极高,如微博大V@陶公春秋”发文呼吁称“制定监察法必须严格根据宪法”,受到网民点赞和转评近500次。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教授马岭进一步建议,除了在《宪法》“总纲”做出相应修正外,还应增加“监察委员会”的专门章节,对其性质、地位、组成、任期、体制等问题做出规定。在章节排序上,监察委应在法院和检察院之后,“因为司法权是比监察权更重要的国家权力”。

    

    ■话题二:接受监督问题

    监察委员会设立后如何接受监督,该议题也备受舆论关注。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韩大元指出,“人大机关”的公职人员也在监察机关的监察范围之内,使得监察机关在行使职权的过程中有可能凌驾于人大之上,可能成为不受人大监督的特殊机关。陈瑞华教授也质疑称,“监察委由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产生,接受其监督,却不向人大报告工作;监察委对人大及其常委会进行监察,违背人民主权原则”。对此,《中国纪检监察报》1113日刊文解释称,“制定监察法,就是要通过法律明确监察范围,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监察的是‘公职人员’而非公职人员所在的‘机关’”。

    此外,不少专家学者也提出建议,如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表示,监察委需要对同级人大及常委会负责,并接受监督,到底如何负责,怎样监督,都需要法律予以界定。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郭华提出,一方面可以在监察委员会内部实行决策、执行、监督分开,通过人大监督来约束;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检察机关在个案的查办过程进行监督。

    

    ■话题三:律师介入问题

    《监察法(草案)》中未提及留置期间律师介入问题,因此引发了法学专家、律师等法律专业人士的多方探讨。较多观点认为律师介入有助于实现程序正义,建议增设律师介入制度。如陈光中教授认为,留置是对于人身自由的严格限制,相当于监禁,律师介入可确保程序正义,提高办案质量和防止冤假错案。上海律师丁金坤也担忧称,留置期间不得会见律师,造成案件程序不透明,嫌疑人的基本权利将难以保障。有的观点从保障人权的角度表达意见,如陈瑞华教授认为,不允许律师介入剥夺了被调查人的辩护权,违反了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还有声音从境外立法经验出发,建议允许律师介入,如香港律师张洪元以香港廉政公署规定为例,称“被拘捕人士从被拘捕开始即可要求通知会见律师,并在律师出现前可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不过,也有观点对此进行反驳。新华社日前发文称,“监察委是政治机关,不是行政机关、司法机关”,“监察委行使的不是司法权力,律师没有权力介入监察委的调查过程”。纪检自媒体微信公号“飞哥答疑”也刊文认为,律师在侦查阶段介入所起作用极其有限,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而且《监察法(草案)》将留置定性为非刑事强制措施,律师介入属于“师出无名”。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7年第41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王灿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朱日和阅兵MV ...
 中国警察公益 ...
 世界舞台上的 ...
 江苏省无锡市 ...
 江苏高院公益 ...
 我国发布首个 ...
 网曝疑似京东1...
 铁路公安重击 ...
 你不知道的信 ...
 网购遇退货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