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纵火案”持续发酵 多部门卷入舆情隐患增多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8-01-25 11:21:25

【舆情综述

 

    杭州“保姆纵火案”在被告辩护律师党琳山一场“退庭”大戏之后,被告人的辩护权引得各方竞相争夺,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此外,杭州消防局做出延长答复信息公开申请的决定,引发不满和猜测。至此,多部门卷入该事件,令相关舆情持续发酵,平添诸多隐患。

 

辩护权之争一波三折

 

1. 委托律师与法援律师争端不断

    16日,央广网、《法制晚报》等媒体报道称,党琳山透露已邀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共同参与该案辩护。8日,党琳山在微博上发文称,在与何兵教授前往杭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莫焕晶时遭拒,理由是被告已有两名法援律师,党琳山质疑杭州中院在被告人有委托律师的情况下强行指定法援律师。该消息旋即引发舆论广泛关注,法院指定法援律师的合法性成为关注焦点。

    18日晚,杭州中院发布情况通报称,20171227日,莫焕晶向该院书面提出不再另行委托辩护人,该院依法通知杭州市法援中心指派律师为被告人莫焕晶提供辩护。此后,两位律师前往杭州市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莫焕晶。112日,杭州中院再次发布通报,称莫焕晶愿意接受两名法援律师继续担任其辩护人。两份通报引发了关于律师辩护权的更大讨论,部分舆论质疑法院指定律师背后“有黑幕”。

    117日,党琳山在微博上公布了一份《莫焕晶近亲属关于坚决反对法援律师为莫焕晶辩护的声明》,称莫焕晶家属坚决支持党琳山、何兵就本案作出的所有决定;此外,声明还显示,法援律师于18日从杭州市司法局接到了辩护任务,该信息和杭州中院在此前通报的时间不一致,加剧了舆论质疑。

 

2. 杨、党两位律师拉开“口水战”

    杭州中院指定法援律师之后,杨金柱高调介入杭州“保姆纵火案”,再掀波澜。113日,杨金柱在其朋友圈发布了莫焕晶家属委托其和何兵担任莫焕晶辩护律师的文件截图,并于14日前往杭州。随后,杨金柱相继两次发布“关于彻底退出、不再关注杭州保姆案的说明”,文章附带其与党琳山、莫焕晶家属的微信聊天截图。截图显示,杨、党两位律师在担任被告辩护人上存在分歧,党琳山想夺回辩护权,而杨金柱想把辩护权留给自己。

    115日,律师林波在微博上发布了党琳山对此事的回应,文章强调杨金柱向莫焕晶的弟弟要委托权、被拒绝后叫价200万欲担任受害者家属的法律顾问等细节。“杨党之争”引发律师界热议,舆情进一步扩大。

 

杭州消防局信息公开延期引发不满

    116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家属林生斌在微博上透露,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决定延长15个工作日答复关于其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林生斌还在微博中表示,如果最终答复不予公开,该延期行为不仅仅是对被害人家属和公众的“戏弄”,还是对消防部门公信力的削减。据悉,1225日,林生斌通过微博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申请公布火灾调查报告的《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公开信息主要包括:消防部门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小区物业消防安全不到位的证据、小区物业应急处置能力不足的证据等9项。此次延期加深了公众对消防救援不力的猜疑。

    截至12412时,杭州“保姆纵火案”庭审相关新闻报道量共1225篇,微博2400余条,微信文章700余篇。

 

【舆论观察】

 

多方围观辩护权争夺

    莫焕晶辩护权的激烈争夺引发律师和网民围观,舆论观点呈现多元化。律师群体多以专业法律视角参与讨论,大部分律师对法院指派法援律师的合法性进行讨论,如浙江靖霖律所名誉主任李永红发文指出,“法援辩护必须是也只能是委托辩护的补充,不能替代或者侵害当事人及其近亲属的委托辩护权,委托辩护优先于援助辩护是不争之法理”。而部分网民认定法院指派法援律师是滥用权力,如网民“@MINI野猫”指出,“犯罪嫌疑人及其家属的委托授权合法权利被剥夺也太明显了”。

    针对“杨党之争”,律师群体的态度相对理性,并无明显站队或发布过激言论的行为。其中,有律师质疑党琳山专业性欠缺,有律师谴责杨金柱缺乏职业道德,大部分律师建议回归事实和理性,“更多地考虑受害人和被告人的利益,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而非制造题外的‘闹剧’”。网民对此事关注度较低,只有少量网民批评律师借助舆论力量,炒作话题,有损司法公正。

 

消防信息公开呼声高涨

    对于消防信息公开延期一事,舆论意见趋于一致,大部分舆论对杭州消防部门的拖延表示不满,呼吁消防部门加快调查进程,加大信息公开。还有部分网民猜测消防队救援不力致使火势严重,如网民“@呆萌的有意无意”称,“消防救援过程肯定存在问题,才致使小火灾酿成大灾难”。

 

【舆情点评】

 

    到目前为止,杭州“保姆纵火案”引发的舆论战火不断蔓延升级,法院、公安、司法行政等部门均被裹挟其中。对于法院来说,在莫焕晶辩护权这一问题上,杭州中院指派法援律师的做法,引发巨大的舆论反弹。此举是否正当,舆论观点莫衷一是。加之,杭州中院从程序上限制何兵等人会见,以及通报中法援律师接到援助任务的时间与法援律师本人曝出的时间出现矛盾,导致舆论产生了法院强行指定、有“黑幕”的猜想,使杭州中院再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目前,辩护权之争处于胶着状态,党琳山或将在被告人辩护权的争夺上再次发声。“解铃还需系铃人”,杭州中院是推动舆情解决的重要抓手。对此,法院还需视情对舆论质疑进行正面回应,以达到以公开促公正、以公正树公信的目的。

    对于公安消防部门来说,案件第一次开庭时,有关消防设施不规范、救援调度不力的传闻就甚嚣尘上,此次消防部门在未给出合理解释的情况下延期,与舆论对调查结论的高度期待产生巨大落差,一度引发猜测和质疑。目前,事实依然扑朔迷离,责任依然纠缠不清,公众对真相的追问仍在继续,延期之后公安消防部门的举动也备受关注。因此,公安消防部门还需提前拟定舆论引导预案,防止相关信息发布后引发新的舆情。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8年第4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罗佳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 ...
 强化“雪亮工 ...
 深化便民利民 ...
 杭州互联网法 ...
 湖南:建设平 ...
 上海警方启动 ...
 习近平在会见 ...
相关新闻